【打電話定定神】


醫院在疫情中的緊急級別下,取消了探病時間。頭腦尚清醒的昌叔,自覺體能下降,雙手無力,間竭會不自控地抖。

「昌叔,你覺得怎樣?」
「我點解會咁?」他聲音沙啞微弱,無神無氣。
「我見到你手在震。」
「我好震!」
「你係咪好驚?」
「係呀!點算呀!」
「我現在和你一齊.你有無宗教信仰嗎?」
「無。」
「你以前遇到有些情況六神無主的時候,會點做?揾邊個?」
昌叔眼定定,半開口,無任何回答。
「有些人六神無主時會找耶穌基督,有人會找瑪利亞,有人找佛祖….…觀音….…關帝……爸爸….…媽媽…」
「……我要打電話。」

幫昌叔在床邊找到他的手機,有電的。昌叔的手仍在發抖,無法按開關。電話上顯示的第一個聯絡人是——老婆! 我按下去,接通後,就把電話放在昌叔耳邊。我無意聽他們對話,但手機裡傳來昌嫂說聽不到昌叔在說甚麼,我站在昌叔旁,也只能聽到他斷斷續續地發聲。
「這樣不是辦法!」我心想,就開口說:「昌嫂,你那邊可以用視像通話的方式打給昌叔嗎?」
「好,我找仔仔打過來。」

接通了視像,昌嫂仍是聽不到昌叔說甚麼,但看到昌叔的口型,她彷彿「聽到」了。
視像中只見到昌嫂兩個大大的鼻孔和上半邊面。我稍微提示一下,很快又是這樣,可能她老花眼,要把手機拿近才看到他。
但昌叔沒有說看不見太太的樣子,還不斷用抖動的手去觸摸屏幕上老婆的眼睛。
昌叔說:「我要回家!」
昌嫂說:「你要加油!我同醫生講盡快讓你回家!你要乖,食多些…… 好啦,要講拜拜啦!」
他們互相講了好幾次拜拜,昌叔揮手拜拜後,視像通話終止。

昌叔閉目休息。
我再致電昌嫂,交代昌叔的胃口情況,突然要致電給她的因由。
「他之前有講,叫我們將來幫他唸經。」
「唸甚麼經?」
「唸喃嘸阿彌佗佛。」
「就重覆唸喃嘸阿彌佗佛?」
「係呀!」
「好,昌叔慌起來時自己唸唔到,你們可以在外邊幫他唸。還可以帶唸佛機來,我們替他開着,輕聲地唸。下次也帶插電話的免提耳筒來吧,看看收音會否好一點。」

待續⋯⋯

銀姑
作為長者比較後生,作為後生比較年老。

這篇文章的內容對你照顧歷程有所啟發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