認知障礙症照顧策劃師手記 | 《你呀媽要插胃喉!》


不少長者體弱多年,有時身體不適入院亦是無可奈何。面對長者突然送院,現在醫院又不準探病。面對這些問題,照顧者很多時都會顯得手足無措,不知道如何處理和跟醫院溝通。

患有認知障礙症和柏金遜症的陳婆婆最近就突然發高燒而被送入院,素來愛妻的丈夫更因未能探病,擔心太太沒有人照顧而急得掉下淚來。而作為陳婆婆的個案主管,我自當盡力協助家人,為他們排憂解困。

入院的第二天,兒子來電給我說媽媽入院後一直拒絕進食,言語治療師說媽媽有吞嚥困難,醫生說只有插胃喉才能餵食及進藥,婆婆入院後一直被禁食,只以吊鹽水為生,他們都不知如何是好。

陳婆婆雖患有多種慢性疾病,但多年來家人都悉心照顧,平日上門亦不時見她飲水及進食蘋果,而過程之中我亦不覺得她有哽喉或咳嗽情況,再加上發燒原因並不是上呼吸道感染,證明陳婆婆平日的吞嚥能力應該沒有太大問題。因此在沒有腦中風或肺部感染的情況下,個人認為陳婆婆的吞咽能力在兩天之內急速退化的可能性很低。

首先,我並不是質疑言語治療師的判斷,只是我實在太過熟悉陳婆婆的性格。以她的性格,在一個陌生的地方,見不到家人,而且身體抱恙的情況下,拒絕飲食其實不足為奇。更甚的是由於拒絕進食,她原來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服用柏金遜藥物。

換言之,陳婆婆是帶著虛弱和疲倦的身軀,沒有服用柏金遜藥物的情況下進行這個吞嚥評估…試問評估結果真的可以反映出陳婆婆的吞嚥能力嗎?

每個人都會有狀態好和差的時候,因此平日我們為患者做評估或訓練時,都盡量希望可以在患者最精神和有狀態的時候進行,務求得到最準確的評估和得到最佳的治療成效。

不過我明白,在醫院當時的環境未必可以容許婆婆在身體康復後,或體力恢復後才進行評估,畢竟她是屬於急症,有需要盡早用藥。

我跟家人分析及討論,由於陳婆婆當時情況是斷水斷糧(只吊鹽水),而綜合以上論點,我和家人均認為不可單靠是次評估而貿然為陳婆婆插鼻胃管進食,因此我最後建議家人尋找第二醫療意見。

如是者,在鋪橋搭路的情況下,陳婆婆最終被轉到私營醫院接受治療。兒子說媽媽一見到他們已經開口說話,連病房護士都說她見到家人後變得判若兩人。

當然最後陳婆婆的吞嚥方面是沒大問題,她只是太攰,或者是需要家人去幫她,餵她而已。

剛剛跟陳婆婆視像通話,可能是之前吊得太多鹽水的關係,面部顯得有啲浮腫,不過聽兒子說如無意外醫生可以讓陳婆婆明天出院了,實在是可喜可賀👏🏻👏🏻

這幾天,我一直緊貼陳婆婆的最新情況,看到家人由手足無措、茶飯不思,到了今天終於面露半點笑容,實在是鬆了一口氣。作為認知障礙症照顧策劃師,除了平日上門做訓練,我們還需緊貼患者的身體狀況,從日常生活改善健康習慣,盡力去維持和改善患者的身體健康,而一旦患者不幸入院,我們亦會盡力跟進及為家人分析當前局勢和最新情況。

Zoe & Alvin
耆俠會創立人,認知障礙症照顧策劃師。醫護夫婦;香港註冊護士及職業治療師,以同行者身份致力幫助認知障礙症患者及家人,在患病的旅途上提供支援、治療和意見。

這篇文章對你有幾大幫助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