蒜頭記︰陽光男孩與他的認知障礙症嫲嫲 (二)


◂◂◂ 重溫上一篇 阿浵與蒜頭婆的故事

食物是營養和能量的來源,也是回憶和情感的鑰匙。 

當阿浵用這把鑰匙打開記憶之門,就傳來了兒時嫲嫲拿手小菜「炆鴨」的味道;而嫲嫲記憶中最深刻的,是年青時在鄉下務農的生活,她憶道:「耕田很辛苦啊!」然後如數家珍般述說耕種和收割稻米的工序,舊時的事她記得很清楚。 

阿浵深明嫲嫲喜歡做菜,每次提及某某菜式,他都會引導嫲嫲憶起更多的食材名稱,把握每一個訓練嫲嫲認知能力的機會。他總是耐心提問:「仲有呢?仲有呢?」嫲嫲也非常合作,逐一細數:「芝麻、糖、糯米粉……」,這是她以前給阿浵兩兄妹親手弄的大煎堆的材料。 

「小確幸」感恩同行 

阿浵、嫲嫲和妹妹經常三人行
(受訪者提供)

就像其他照顧者一樣,阿浵和妹妹也經歷過高高低低,但他總覺得自己算是很幸運,有妹妹共同照顧嫲嫲,也遇到「好姐姐」幫忙照顧。 

「我們當初都不懂怎樣挑選外傭姐姐,都是隔著電腦面試問問題,不過我會從笑容猜想她們的心態,也會看她們星座。現在我家姐姐的笑容很好啊,而且她是獅子座,很能幹,可以獨當一面做事,她對嫲嫲也很有耐性呢,加上彼此的溝通和尊重都是很重要。」 

阿浵回憶照顧歷程最難忘的事也跟笑容有關,「爺爺中風後,某天我帶他到醫院覆診,上車時司機主動的微笑及陪爺爺談話,這些小舉動令我至今都很難忘。有種『我並不孤單』的感覺,很暖心。」 

就是這些生活上的「小確幸」支持著阿浵。以前當他有急事要外出,他亦會找相熟而可靠的朋友幫忙看顧嫲嫲幾句鐘,「他們之前都有見過阿嫲,雖然嫲嫲不記得他們,不過嫲嫲性格容易相處,也不怕陌生人,所以我才會這樣放心,真的很感激當初出手相助的朋友呢。」 

較令阿浵頭痛的是嫲嫲常常嚷著要「眯」,即是嫲嫲家鄉中山石岐話中「睡覺」的意思。嫲嫲抗議:「眼睏就要『眯』啦!」但孫子擔心嫲嫲貪睡減少活動而影響認知能力,因此每次發現她對睡床帶著期待的眼神,或在睡房門外徘徊,他便要出盡法寶分散她的注意力,拿出一盒幾種顏色的雜豆,數個碗,這是阿嫲日常的「分豆」認知小練習。阿浵笑說:「阿嫲很有責任感呢,不完成不會停手,如果你想中斷她,她會發脾氣的。」

他又補充,一般中心是讓長者「分鈕扣」,因為較安全,跌在地上也不會滑倒,但原來鈕扣很貴,所以他便想到用雜豆給嫲嫲練習,而自己也會伴在阿嫲身旁,就沒有太大的安全隱憂。 

人生無常 未雨綢繆  

開心嫲嫲對鏡頭很敏感,孫子形容她是「天生model」
(受訪者提供)

「雖然現在我們還能夠好好照顧嫲嫲,但未來的日子存著很多變化,未知她的情況會變成怎樣,或許突然變得很惡劣;未知自己將來有沒有足夠能力給予她合適的照顧,人生就是充滿無常和未知呢。」 

 與其被動接受轉變,阿浵選擇積極裝備自己,「至今我仍然不斷探索社區長者資源,遇到不明白便會請教社工、醫生、護士,也會留意哪裡有課堂可以學習相關知識,例如職業治療和紓緩治療等,我會盡量未雨綢繆,裝備自己去應對下一個未知,試圖將未知的範圍縮窄。」 

阿浵形容照顧長者是一場持久戰,要衡量的不只是經濟能力,也包括自己身體和心靈,寄語其他照顧者裝備自己之前,也要照顧好自己,「成為照顧者後,我學懂不時要留意自己的情緒變化,一旦有了起伏,就要細心聆聽目前自己需要,要正視,也要解決。安撫好自己後,才有更好的狀態去照顧他們。」 

阿浵認為,照顧長者其實亦是整個社會的責任,照顧者適時要懂得放手尋求幫手。

「衡量過後,認為自己未必有能力照顧他們而安排入住院舍,讓他們接受適當的護理,何嘗不是出於愛?別認為凡事不親力親為就是無情,盡自己能力、懂得選擇最合適的方法才是真正愛對方。最重要是知道自己做什麼,不要迷失,外面有很多建議,但應該要根據自己的狀況作決定。」 


這個故事能令你從中得到鼓勵或啟發嗎?